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论文
教育论文

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义类的特点分析

时间:2018/2/1 8:40:29   作者:小刁   来源:www.jiaoyulw.com   阅读:410   评论:0
内容摘要:一、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状况查询  单音节形容词是形容词中最中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学者们对单音节形容词的研究颇多(陆志韦1965,吕叔湘1966,张伯江1997,沈家煊1997,郭锐2002)。这些研究多集中于讨论单音节形容词的句法功能。学者们选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对不同的语料进...
一、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状况查询

  单音节形容词是形容词中最中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学者们对单音节形容词的研究颇多(陆志韦1965,吕叔湘1966,张伯江1997,沈家煊1997,郭锐2002)。这些研究多集中于讨论单音节形容词的句法功能。学者们选用各式各样的方法对不同的语料进行计算分析,尽力寻求规律,成果却截然不同。尽管现在就单音节形容词的句法功能问题还没有一致的结论,但其润饰名词的功能是不可否认的。单音节形容词能够润饰名词,换句话说,单音节形容词能够与名词进行搭配,但这种搭配是否是恣意的,在搭配过程中受哪些条件的约束,所搭配名词出现什么样的特点,在搭配时有什么样的规则,学者们对这类问题的研究还不行深化,我们以义项为单位对249个运用频率较高的单音节形容词与名词搭配的状况进行了计算分析。为了使计算成果详尽、牢靠,我们选用了国家语委语料库。该语料库是大型的现代汉语通用语料库。语料库中的语料均是自然语料,且抽样合理、散布均匀、份额恰当,能够比较科学地反映现代汉语的全貌。我们在该语料库中对249个单音节形容词(合计459个义项)所搭配名词的状况进行了计算。计算成果显现,这459个单音节形容词义项中有188个义项不能直接润饰名词,其他的271个义项所搭配名词的数量也有很大的间隔。搭配名词比较多的单音节形容词义项为127个。我们将这类单音节形容词定为“高自由度”类。“高自由度”类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均在10个以上,有的可达上百个。我们对这些能够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进行了穷尽性的描绘。经过描绘我们发现这些搭配的名词出现出了“义类”的特点。如:“长(指空间间隔大)”上述两个示例显现,“大(指空间间隔大)”能够与身体部位、服装配饰、生活用品、自然环境等五类名词搭配,而“红(像鲜血的色彩)”能够与六类名词进行搭配。尽管上述两个形容词搭配的名词都触及人体部位、服装饰品、自然环境等几个方面,但并不是一切形容词搭配的名词都具有这样的特征,都触及这些方面,形容词润饰名词的“义类”特征与形容词的含义有直接的联络,不同形容词搭配名词的类别也有所不同。比方“,全(表明整个)”从这个示例中,我们能够看出,“全(表明整个)”润饰的名词首要表明规模,也有一部分表明集体或时间,形容词搭配名词的“类”取决于它的含义。此外,我们在研究时还发现,同类形容词搭配的名词在类别上也存在共性特征。比方“白”、“黑”、“红”、“黄”、“绿”、“青”、“蓝”、“紫”等表明色彩的词,基本都能够与身体部位、服装饰品、生活家居、动物植物、自然环境等几类名词搭配,而一般不与抽象名词搭配,请看下表:一些反义形容词搭配的名词的“类”也具有共性,如“长(两点之间间隔大,指空间)”和“短(两点之间间隔小,指空间)”、“粗(条状物横剖面大)”和“细(条状物横剖面小)”多与表明身体部位、服装饰品、生活用品等类名词搭配,而“新(刚出现的或刚经验到的)”和“旧(过去的、过期的)”多与准则、观念、思维等抽象类名词搭配,“高(一般规范或均匀程度之上的)”和“低(一般规范或均匀程度之下的)”也多与抽象类名词进行搭配。

  二、单音节形容词所搭配名词义类特点分析

  从心理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义类”是人们对客观事物领域化的成果,领域是人类在认知过程中对事物的分类。人的大脑具有将事物分门别类的基本功能,也就是说,大脑会将具有一起特征的事物划分为同一个类别。人对事物的知道,以概念的方式贮存在大脑的心理词典中。这种贮存不是无序零星的,而是有关联有安排的。大脑中的词以各种大小不等的领域方式类聚在一起。互相联络的词在心理词典中构成了具有网络状的词义安排。这个网络中的各个节点词代表着词或词带着的概念,它们经过各种网络的联络衔接在一起,构成层次网络模型。在词义网络上有些词处于同一层,而别的一些词处于更高的层次或更低的层次,词与词之间有搭配的层次性。(王文斌,2002)这样,在某一个词被运用时,与之相关的词就能够更快捷、更经济地从记忆中被激活、被提取。当一个运用频率较高的词被激活时,它会带动一串属于同一领域的词。上面的示例显现,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不只出现出“义类”的特点,并且这些名词在含义上出现出这种网络层次性,与人脑中的心理词典形式极为类似。与某个单音节形容词搭配的名词构成一个“类”,这个“类”中的词都由某种一起的含义联络在一起,每一大类还能够根据实际状况细分红若干小类,如与“红”搭配的名词中有一类表明动物植物,这类词能够进一步进行细分,如图:上,就有政协委员递交了关于“小学增设繁体字教育的提案”。近来,香港艺人黄秋生乃至用繁体字在微博上写道“:在中国内地写中文正体字(指繁体字)竟然过半人看不懂,哎,华夏文明在大陆已死。”此言一出,众皆哗然。“废简复繁”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论题。个人认为“,废简复繁”不合时宜。就好比着装,古人长袍大袖,今人西装革履,这是风气开展的成果。至于唐装旗袍,偶然一穿,尚可显现陈旧文明的魅力,如果为了承继传统而鼓励整体国民都穿回长袍大褂,那岂杂志简介详见

  许嘉璐先生在纪念推广普通话五十周年座谈会上曾提出“推广简体字,并不是要消除繁体字,仅仅约束它的运用场合”。这样的定见比较中肯。其实,简体汉字的惋惜未必全都是缺点。首要,文字仅仅记载语言的符号,汉字形体的含义和字的含义正本就不能划等号,即使是象形如“日月山川”,字形也只能起提示效果,无法掩盖词义的悉数内在,随着年代的开展,词义也会发生变化,比方现代含义的“车”已与古代有两个木栓的“车”截然不同,再用繁体字,就弄巧成拙了。繁体字是记载古代汉语的符号,语言开展了,文字形体有所变化亦不为过。第二,计算机在处理“身兼数职”的简繁对应时,如能改进技术,将字体变换的基本单位由字延伸至词或词组,或许就能有用下降过错份额。如果仅为了计算机处理简练就大规模地变革文字体系,不免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第三,情人眼里出西施。字体美丑是审美取向问题,见仁见智。美感只能影响却不能决定文字变革的方向。第四,繁简字体虽有差异,但毕竟一脉相承,还不至“云泥已殊路”,“用简识繁”对大多数学者来说并不困难。“用简”则效率进步,“识繁”则交流无碍,简体字精约而不简单,简练而不粗陋,依然能够记载和传达陈旧的华夏文明。至于汉字变革将何去何从的问题,恐怕很难用“繁化”或“简体”一笔带过。有些汉字的好坏很难用繁简衡量。新造的会意字如灶(竃)、岩(岩)、众(衆)、灭(灭)基本都能统筹形义联络,也算是逼真之作,虽简而优。而像“燃”(古字“然”)这样的字,被假借后繁化,增加了形旁,使形义联络再度一致,是虽繁而优,我们不如说“择善而从”。

标签:单音节 音节 形容 形容词 搭配 
投稿流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