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教学论文 > 大学教学
大学教学

沉浸式教学助力高校思政课改革

时间:2022-04-27 17:22:50   作者:蔡文璞;祝小宁   来源:www.jiaoyulw.com   阅读:426   评论:0
内容摘要:  摘 要:沉浸式教学是高校运用新媒体新技术营造全新的教学环境,促使学生全身心投入学习并顺利完成学习任务的一种教学方式。它为高校思政课改革注入了新的活力,能够整合和拓展教学内容、推进教学手段的信息化发展、让教学的主客体关系从二元对立走向交往主体。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需要树立起沉浸...
  摘 要:沉浸式教学是高校运用新媒体新技术营造全新的教学环境,促使学生全身心投入学习并顺利完成学习任务的一种教学方式。它为高校思政课改革注入了新的活力,能够整合和拓展教学内容、推进教学手段的信息化发展、让教学的主客体关系从二元对立走向交往主体。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需要树立起沉浸式教学的教学理念、创设沉浸式教学场域、建立健全沉浸式教学评价标准,从而为高校思政课教学应对挑战提供新的选择。
  
  关键词:5G 技术;虚拟技术;高校思政课改革;沉浸式教学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运用新媒体、新技术使工作活起来,推动思想政治工作传统优势同信息技术高度融合,增强时代感和吸引力。”[1] 因此,当前高校推动思想政治理论课(以下简称“思政课”)改革,需要借助虚拟现实、人工智能等信息技术,开展沉浸式教学,以优化高校思政课教学方式、提升高校思政课教学效果。
  
  一、何谓“沉浸式教学”
  
  沉浸式教学最早出现在加拿大法语区。当时,加拿大法语区的学校要求所有科目的教师在给英裔学生上课时必须使用法语进行教学,这让学习者完全沉浸在了第二语言的环境中。实际上,这种语言学习的沉浸式教学就是在将第二语言的习得作为教学目标的同时,也将其作为教学内容和教学手段,通过在物理环境层面营造出第二语言的全面对象化与泛在化给学生带来沉浸式感受,从而实现教学目标。这种物理层面的沉浸式教学的实现方式是多种多样的,在5G 技术出现以后,其实现的途径和方式更是有了突破性的发展。5G 技术出现和发展以后,在信息技术的助力下,虚拟现实技术(VR)、全息影像技术等得以迅猛发展,这使得参与者可以在技术创设的三维空间中进行虚拟互动,交互方式也从被动交互向即时交互迈进,其所带来的 “时间上的即时化、空间上的泛在化和对象上的个性化”[2]不仅塑造出与以往迥异的思政课教学范式,同时也凸显出教学载体的多元化发展和教学对象 的体验式转向。而由于5G 技术的“万物互联”可实现虚拟空间与现实空间之间信息的快速互通,也为 参与者提供了多维度、多感官、多层次的沉浸式体 验,因此这种沉浸式体验使人产生了真实世界的认 知之外的一种新的认知方式,即虚拟认知。[3] 这种具象化的认知功能让其能与教学进行紧密的结合, 为学生提供生动的虚拟场景,从而突破传统的教学 时空,让学生能够直观地感受、具象化地理解、沉浸 式地体验,最终得到良好的心理体验,实现主动学习 的目的。
  
  “心流”理论则进一步为沉浸式教学提供了理论支撑。1975 年,芝加哥大学心理学教授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提出了“心流”理论,认为心流即一个人完全沉浸在某种活动当中,无视其他事物存在的状态。[4(]  P67-70)他将沉浸式体验视为一种体验者能够专心致志、心无旁骛地完成某项任务,且在事后能体验到自身成长的乐趣和幸福的心理体验。当这一理论被应用到教育领域时,其与教育学中建构主义学派的某些主张就不谋而合了。它们都主张为学生创设知识体验空间,使学生完全投入到该情景中实现心理层面的完全沉浸,并从中学会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从而完成自身的知识建构。也就是说,沉浸式教学不光需要在物理层面营造出沉浸式情景,更重要的是要实现学生在心理层面的沉浸式感受,让教学对象在身心沉浸的状态中顺利实现知识的学习和迁移,从而形成深度认识。
  
  综上所述,沉浸式教学是指教师根据教学内容组织教学,通过自身讲授、借助 VR 等信息技术营造出能够让学生完全沉浸其中的教学环境,并在多维交互的体验中,帮助学生全身心地投入学习当中,使其达到物理沉浸和心理沉浸的状态,最终在境(物理环境)身(心理体验)合一的沉浸式学习空间中顺利完成学习任务的一种教学方式。
  
  二、沉浸式教学在高校思政课教学中的优势
  
  沉浸式教学在满足教学内容的多元化供给、推动教学方式的信息化发展、推动教学主客体关系走向交往主体等方面有着较大的优势。
  
  1.推进教学内容的整合与拓展,实现教学内容的多元化供给。在沉浸式教学中,教师不仅可以利用5G 技术所具有的强大传输能力,与学生即时共享海量的教学资源,还可以充分利用虚拟技术所具有的多层次、多维度的信息传输功能,获取最新的教学资源,不断拓展高校思政课教学内容的广度、深度和新鲜度。此外,VR 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具有可感知性、交互性强等特点,教师能够在虚拟技术打造出的虚拟场景中与学生实时互动,并借助数字孪生技术(DT)、大数据技术等及时识别学生的 情绪变化,根据学生的需求调整教学内容,对其进行个性化的引导和教学,从而满足学生个性化、多元化的学习需求,激发学生学习兴趣。因此,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能够整合教学资源,将教学内容从教材等拓展到社会生活,对学生进行爱国情怀、道德观念等不同主题的引导,满足学生个性化、多元化的学习需求。
  
  2.推进教学方式的信息化发展,打造沉浸式体验。VR 技术、全息投影技术等信息技术所带来的全身心的感官体验也让沉浸式教学实现了从传统媒体的简单叠加到真正互融的转变。在沉浸式教学中,教师可以根据教学需要设置虚拟场景,打破教学的时空限制,真正实现虚拟与现实、数字与实体、线上与线下相互融合的无边界沉浸式课堂, 达到“环身合一”的状态。也就是说,信息技术与课堂教学的结合能够将抽象的理论知识具象为可听、可视、可感的场景,使学生能更好地理解、接受和认同相关知识。例如,在教授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教师可以创建出“五四运动”等虚拟场景,并由学生自行设定自己在场景中的身份、人物关系等,从而让学生“穿越时空”,以当事人的视角体验当时北洋政府的腐朽堕落和无产阶级革命的风起云涌,让学生沉浸在教学情境中,最终实现心理层面的沉浸,获得最优的心理体验。
  
  3.推进教学的主客体关系从二元对立走向交往主体。高校思政课教学不能被简化成一个人向另一个人“灌输”思想的活动,而应是师生之间真正实现思想交流的一种交往互动。[5]尽管经过多年努力,对师生之间的关系描述已从教师单一的“主体说”发展到了教师与学生同时成为主体的“双主体说”[6],但不管是哪一种界定方式,实质上都陷入了将教师与学生二元对立起来的困境。
  
  在沉浸式教学中,由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被拓展到了更广阔的时空中,因而师生间交流的深度和广度都远远超越了传统的教学,并由此在交往中形成了“交往主体”,从而打破了教学主客体二元对立的困境。这种“交往主体”将一切对象都视作主体,并借助VR、全息投影等新兴技术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突破身体与时空的界限,实现随时随地与任意对象进行互动的场景。这就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在交往中都成为教学的主体,再通过交往过程中的冲突和整合,最终形成动态发展、双向交流的交往关系。在这种全员参与的共同主体中,教学活动的所有参与者能够敞开心扉,彼此平等地倾听和诉说,从而在交流互动的基础上获得良好的心理体验。因此,沉浸式教学能够借助新兴科技的帮助, 打通师生之间的交往渠道,构建新型的主客体关系, 使教师与学生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形成良好的交往关系,增强高校思政课教学的实效性。
  
  三、推进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的现实进路
  
  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需要树立起沉浸式教学的教学理念、创设沉浸式教学场域、建立健全沉浸式教学评价标准,从而为高校思政课教学应对挑战提供新的选择。
  
  1.树立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的教学理念。
  
  高校推进思政课沉浸式教学,首先要树立科学的理念。第一,树立技术赋能的理念。5G、虚拟现实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正以强有力的姿态融入人们生产生活全过程。因此,高校思政课教师应当树立起技术赋能的理念,学习如何使用新技术, 如何将其应用到教学当中。第二,树立技术为人服务的理念。技术的发明创造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 运用虚拟技术等开展沉浸式教学的目的是优化教学方式方法。因此,在教学活动中,师生要适度使用虚拟技术,将其视作沉浸式教学中所使用的媒介,不能在教学中偏离立德树人根本任务,否则就容易出现技术异化的风险。第三,树立坚持价值引领的理念。沉浸式教学大大增强了高校思政课的交互性和趣味性,全新的情景体验方式可以增强学生体验的娱乐性,带来更好的体验效果。但值得注意的是,若一味地追求教学方式的娱乐性,则容易偏离思想政治教育所应有的价值引领功能。因此,高校在开展思政课时应“坚持价值性和知识性相统一,寓价值观引导于知识传授之中”[7](P330-331)。沉浸式教学必须坚持价值引领,坚持内容为王,增强理论的说服力和阐释力,最终实现知识传递与价值引领的统一。
  
  2.创设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的教学场域。创建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的教学场域,一方面要配备相应的硬件设施,搭建沉浸式教学中心,主要包括虚拟仿真设备以及教学资料库等。虚拟仿真设备是创设虚拟场景的硬件设施,能容纳学生在其中进行个性化的场景体验、学习反馈等。教学资料库将高校思政课程涉及的诸多场景,诸如近代中国革命场景、新中国成立 70 多年来的沧桑巨变等场景囊括其中,并不断吸收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热点、难点事件,将其转化为虚拟场景,为学生创造沉浸式学习体验。目前,北京理工大学已建成了全国首个沉浸式的虚拟仿真思政课体验教学中心,学生能够在虚拟仿真技术的帮助下将自己置于新文化运动的虚拟场景中,实现触觉、听觉、视觉的全身心感官沉浸,切身感受一百多年前那令人激情澎湃的“觉醒年代”。另一方面要建立健全沉浸式教学的保障机制。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学校进行顶层设计,统筹学校各部门与思政课教学部门的配合与协调,落实各部门职责,使之能够同心协力,确保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各环节的有效推进。
  
  3.注重高校思政课沉浸式教学的过程评价。在沉浸式教学中,由于可以借助大数据技术分析功能和评价功能来抓取、收集和分析学生在思政课教学中的海量信息,以了解不同个体的学习模式、关注热点和行为偏好等,再通过后台实时分析学生的专注程度和活跃程度,即时掌握学生的学习动态,因此,教师能够即时对学生的课堂表现进行考核、评价。这样的考核方式还可以让教师能够根据不同学生的反馈,针对不同的学生需求,提供不同的学习资源和拓展材料等,并为学生制定具体的学习提升计划,真正实现精准教学。同时,教师也能在这一过程中,及时了解学生的学习反馈,了解自身在教学设计、情景创设、课程讲授等教学各环节中存在的问题,从而有针对性地优化教学方案,为进一步提升教学实效奠定坚实基础。
  
  参考文献:
  
  [1] 习近平在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强调: 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 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N]. 人民日报, 2016-12-09(1).
  
  [2][3] 安传迎.5G+VR 促进大学教学从片面沉浸化到全面沉浸化[J]. 重庆高教研究,2021,9(4).
  
  [4][美]米哈里·契克森米哈赖. 心流:最优体验心理学[M]. 张定绮,译. 北京:中信出版集团,2017.
  
  [5]毕红梅,谭江林. 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问题的三重论域[J]. 思想教育研究,2021,(6).
  
  [6]曾令辉. 新媒体环境下思想政治教育主客体关系问题研究[J]. 学校党建与思想教育,2015,(17).
  
  [7]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M]. 北京:外文出版社,2020.

投稿流程 - 网站地图 - sitemap

(工作时间:8:30-23:00)

期刊版面咨询

审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