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师职称论文
教师职称论文

《阳光灿烂的日子》之表现手法浅析

时间:2019/9/4 11:03:07   作者:admin   来源:www.jiaoyulw.com   阅读:462   评论:0
内容摘要:  摘要:《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的处女作,这部电影一反常态,用了特殊的表现手法来叙述一个特殊年代——“文革”里发生的一些故事,本文着重从这部电影的表现手法来分析其与众不同之处以及充斥整部片子的人性光芒。  关键词:表现手法;重构;人性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根据王朔...
  摘要:《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的处女作,这部电影一反常态,用了特殊的表现手法来叙述一个特殊年代——“文革”里发生的一些故事,本文着重从这部电影的表现手法来分析其与众不同之处以及充斥整部片子的人性光芒。

  关键词:表现手法;重构;人性

  《阳光灿烂的日子》是姜文导演根据王朔的小说《动物凶猛》改编的,这部影响深远的影片无论是在表现手法上还是在思想感情上,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它重新叙述了那个被定义为黑暗时代的记忆里的那些鲜为人知的一面,影片中独特的叙事方式和表现手法,给人以独特的审美感受。一看到这个片名——《阳光灿烂的日子》不禁让人产生喜悦、充满希望的感觉,让人愿意去回忆去幻想那个时代的日子,但当映入眼帘的是蔚蓝的天空下的人们身着绿军装、高唱着革命歌曲和那些充满着年代气息的事物,我们的思路立刻被卷入了70年代,那个时代给人们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并且在人们一致看来是黑暗的、不堪回首的日子,为什么在这里会是充满阳光的呢?从片名我们便可感知到导演的独具匠心,也能隐约的感觉到导演对于那个时代的年轻一代的没心没肺的玩闹和无忧无虑的日子的怀念。在这里,姜文导演从一开始便运用了反讽的手法,但在反讽里,却又在时刻提醒着人们,要不断的去反思历史,不断的去寻找在那些“黑暗日子”背后的人性。

  “文革”留给绝大多数人的记忆是混乱、黑白颠倒、伤痕、暴力与恐怖。因此,在后文革时代,我们对于那段历史时代的书写方式也及其整齐划一,控诉与反思,这本是毋庸置疑的事情,然而,历史是多元而丰富的,当我们一味的从主流的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待这一段历史时,难免会使我们生发一些极其简单和片面的理解和评价,而忽略了历史的多元和丰富性。而在这部片子里,导演姜文正是从这一非主流的意识形态的角度出发,带着我们重新认识历史,重新领悟“文革”背后的那段带点羞涩却又单纯美好的青春年华。

  一、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与原著《动物凶猛》的关系


  姜文导演根据王朔的《动物凶猛》改编成的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这两者从题目上看,似乎没有任何一点关系,然而细看原著,字里行间确实闪烁着阳光,而且是强烈的,容易使人兴奋和浮躁的。在人这种高级动物的本质里确实隐含着一种无法抹灭和控制的本性,然而这种本性无论是在哪个年代里,无论是在多么美好灿烂的日子里,始终无法被改变,无论是电影还是作品,无论这段日子里发生的故事是真实的还是虚构的,我们能看到的是人们对于美好青春的怀念和纯真情感的向往,对比现实,对比现在的日子,对比影片和作品里的现在和过去的日子,人们追寻的都是那段阳光灿烂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二、结构主义等表现手法的综合运用


  (一)符号的设置

  1.政治符号的若隐若现

  影片一开头,蔚蓝的天空下便是挥着大手的毛主席的雕像;马小军、刘忆苦等打群架时的背景音乐《国际歌》;马小军在学校里,涂着红脸蛋、带着大红花欢迎外国来宾的到访;随处可见的政治标语和不时从广播里播出的政治歌曲和抗美援朝的有关消息等等,这些都是较为严肃和庄重的主题,但导演不时的分裂和夸张的手法使之失去了肃穆的气息,那种强烈的对比冲突下表现出的独特的审美感受,不时的显露出导演的政治讽喻。

  2.欲望符号的设置

  整部片子中的主角是马小军,马小军在这部片子里的欲望的表现也是塑造的重点,那么,马小军在片子里的欲望表现又是从这些特定的符号中表现出来的。首先是他不停的照镜子的动作,这一行为,直观的揭示了他丰富的心里活动。当他打开爸爸的柜子带上他的勋章对着镜子走正步,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他渴望长大和对英雄人物的崇拜心里。第二次照镜子,是他被抓受到训斥回到家后,对着镜子发泄自己内心的不满情绪时,从这里表现出来的是他对政治暴力和强权的不满,同时也表现出他以暴易暴的心里以及受斥后的心里阴影。第三次照镜子,是他看米兰洗头发时对着镜子“做鬼脸”的动作,这一看似不明显的动作却形象的表现出马小军千方百计寻找机会让米兰注意自己的心里,而从更深层面来说,这正是青春期的少年渴望走向成熟的心里表现。

  (二)独特的叙事方式

  影片的开头,随着一个沧桑感十足的声音出现在耳畔时,我们已被带入距离现在几十年的历史回忆里,“北京变得这么快……那时候好像永远是夏天,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们。”虽然画面还没有为我们展示任何信息,可情绪性十足的嗓音一下子就拉开了几十年的历史纵深感,从“本文时间”进入“本事时间”,轻易地将人们带入了所要讲述的那个时代。片子中最突出的,莫过于他的虚构和现实混杂在一起的叙事方式了。片子的开头说到:

  “20年工夫,北京已成为现代化城市,我从中找不到任何记忆里的东西。”这里的讲述者失落中有点遗憾,遗憾之后又带点想要倾诉的兴奋,表达失而复得的内心感受。虽然影片以表现主人公陷入内心的挣扎来结束回忆中的故事,但充斥于讲述过程的主要还是人物对坦荡炽烈的情感、自我构造的美丽幻像的迷恋和陶醉。随着故事的推移节奏的加快,叙述者于沉醉其中几近于迷乱,在影片的一半,刚刚用中年马小军的独白和少年马小军的视角把观众带入剧情,讲述者语气却突然一转,开始彻底否定了之前的叙述。“慢着,我的记忆好像出了毛病。事实和幻觉又绞在了一起。”在“老莫”餐厅,与刘忆苦争锋相对的场面突然定格,中年马小军用戏谑的语气说到,“哈哈哈,千万别相信这个。我从来就没有这么勇敢过这么壮烈过。”“我现在怀疑和米兰第一次相识就是伪造的。”“难道下雨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是不真实的吗?”就这样,情不自禁地的以真诚的意愿开始讲故事,经过巨大的坚忍不拔的努力却变成了谎言。又如在马小军看着熟睡的米兰时,脑海中呈现的似真非真的景象时,独白又说到“慢着,我的记忆好像又出现了毛病,事实和幻觉又搅到了一起,可能她根本就没当着我的面睡过觉,可能她根本就没有凝视过我,那么,她那锥子般锐利的目光和熟睡的样子又是怎么跑到我的脑海中来的呢?”在这里,一边在不断的怀疑否定自己的想法时,一边那些记忆中的画面又在不断的上演着。导演这里采用了复调的手法,把互不相容的各种独立的意识放在了一起,把那些映象里的和现实的东西全部放在舞台上,让人们欣赏,而这两种情况又都是可能发生的,让人分不清,这样的一种“多声部”的复调叙事手法[1],不断的在虚构与现实中跳动着,转换着,让叙事主人公内心复杂的活动在这虚与幻的延伸中很好的表现出来,同时也让观众的思维不断的随之跳动,很好的调动了观众的思想,把他们置于导演的主观意向之外,让观众有更多的空间去进行自我思考和判断,这对于当时的电影制作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电子技术 - 投稿流程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sitemap

(工作时间:8:30-23:00)

期刊版面咨询

审稿咨询